具惠善隔空battle完爆安宰贤!妻子不“性感”,就活该被离婚吗?

《新婚日记》里的最甜爱情,终于在8月21日深夜的隔空battle中,正式变成了离婚修罗场。

事实证明,“小鲜肉”们在爱情故事中的变脸永远都不会让观众失望,你预期这“变脸”有多残酷,他永远会以超出常人想象力的品质来摧毁你自以为是的预判。

21日晚,一直沉默的安宰贤终于发文回应了,说自己被妻子污蔑,什么酒醉状态与多名女性联系都是假的,他气到忍无可忍,还说自己婚后很艰辛,甚至都抑郁了,还服用了抗忧郁的药物。

总之就是自己压根没错,是全天下最委屈的安宰贤。

然后呢,说自己得了抑郁的安宰贤抑郁到离婚的风口浪尖还和三个女孩跑去吃烤肉了,还自己高高兴兴上传,不得不说韩流大势爱豆治愈抑郁症的方法真是很神奇。

具惠善也深夜发文回击了,说:“我先得忧郁症,那间病院是我介绍他去的。”至于她所说安宰贤酒醉状态与多名女生联络,她文内写着“是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到的。”

此外还有两句话,令无数被男人伤害过的女子在具惠善身上代入了自己,一是“丈夫的冷暴力让我变成了幽灵,僵尸”。

二是“丈夫觉得我不性感所以离婚了“,原文自己看吧,安宰贤说得更露骨——因为妻子身体某个部位不性感,所以离婚了。

而安宰贤2014年10月上《魔女狩猎》发言也被网友和韩媒翻出了,谈到最有魅力的女生部位是哪里时,他说:“就是胸部吧,越大越好吧,很有丰腴魅力那种。”

正是这个男人,当初可是满脸幸福地说:“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想马上结婚。”

作为一个男人,我被安宰贤气到胸疼。

最新的战况是 8月22日,安宰贤方面回应具惠善言论,表示要公开二人Katalk全部聊天记录。具惠善发文,简明回击“我不用Katalk~ 别瞎忙了,背叛者。”

由于不断有新的爆点加入,安宰贤具惠善离婚事件的舆论声量像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舆论刚消停一会,就又因为新话题的加入而再次掀起巨大的波澜。由始至终,吃瓜群众对安宰贤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的质疑是舆论的主要方向,他不回应被骂,回应又衍生出更多负面的热门话题。

那么,同样是以负面事件作为开端,同样被卷入了一场明星分手的修罗场中,两个人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收获了截然不同的口碑呢?仅仅是因为,变脸男孩的洗白安利我们吃不下?

安宰贤越公关越被骂,具惠善反怼却被舆论力挺是为何?

无论一场明星婚姻有怎样的曲折,危机公关的操作往往能起决定性作用。

一般来说,离婚风波冷处理是艺人团队一贯的操作,毕竟任何官方言论都会得到媒体和粉丝各种角度的解读,进而为事件再添热度,而处于舆论氛围中的网民情绪也更容易走向极端。总之,在这种情况下,事件双方正面处理是错,不处理也是错。

但当这场曾经的最甜爱情已经变成事实上的修罗场,具惠团队危机公关操作就显得十分高明,正面回应和侧面引导舆论双管齐下,成功化解危机的同时将个人形象往正面方向引导。

而安宰贤方面的危机管理呢,绝对是反面典型。

20日晚,据韩媒报道,安宰贤首次通过ins发文对与具惠善的离婚问题做出回应,他表示:“我尽了作为丈夫的责任,没有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接受精神科治疗,服用抑郁症药物;妻子歪曲,诋毁,索财,夜闯公寓翻查手机,忍无可忍亲自发出声明”。

还说原本认为婚姻是夫妻间的私事,因此不打算对外公开,但当他看见具惠善的声明,发现二人达成的协议被扭曲,令他对婚姻失去了信心。

声明最后,又向经纪公司、节目组等遭受牵连的人道歉,他说自己抱歉到想死的程度,没脸见人,现在只有对不起的心。然后又向具惠善道歉,“我无法理解你,全都是因为我的不足才造成的事,对不起”。

这个声明基本由三个部分组成:暗怼具惠善污蔑+洗白自己+道歉,但这三个部分都没有表现好,甚至够不上一个成年人的智商水平。

一会儿说老婆诬陷自己,一会儿又说我无法理解你,但都是我的错,无论怎么读都能感受到一种扑面而来的虚伪矫情,也完全打动不了人。

明显偏向安宰贤的HB的公关也是失败的典型。

之前官方发表声明,称二人因为各种问题而无法持续婚姻,决定协议离婚。

声明中又暗戳戳地将矛头指向具惠善。称具惠善主动推动离婚进程的一方。不知为何改变主意,在社交网络上反口,具惠善这样的说法让公司和安宰贤都很混乱。

结果具惠善直接晒出了短信截图,表示自己知晓安宰贤与公司代表骂自己的事情,且拒绝公司片面地插手他们之间的私事。

接着HB公司的神操作是——直接将官网里的具惠善资料都删除了。

我们再来看一看孤身一人对战厌倦了自己的老公和强大的HB的具惠善,又是怎么打这场危机公关之战的——

首先是抢占舆论制高点。先发制人在8月18日清晨晒出一张写有“我爱你,具惠善”的字条,配文却是:

“因进入倦怠期而变心的丈夫想要离婚,而我想要守住家庭。(下周开始丈夫那边会发新闻,但那完全不是事实。希望告诉大家真相。)”

还附上了两人的短信截图。

短信中两人围绕两点的争执交涉:

一是安宰贤怕离婚消息影响他参加的综艺《新西游记》,决定在下周向公众公开离婚消息。

而具惠善则希望延迟公布离婚消息,因为自己母亲身体不好:“《新西游记》并没有我妈妈的状态重要。”“比起我妈妈,你的工作更重要吗?哪里有这种可恶的道理呢?”

第二点是,具惠善想要和安宰贤见面。 “像说服我结婚一样,离婚也要负起责任说服我吧。”而安宰贤则拒绝了,称自己工作忙碌、并且见了面不知道说什么。

这是及时披露公众最想知道的信息,同时放低姿态以获取同情分,加上婚姻中被辜负的女性在过往的舆论当中本就是弱势群体,公众轻松接受的新信息。这是具惠善以弱胜扭转舆论的第一步。

问题是她面对的毕竟是强大的HB,面对一轮又一轮的抹黑,安宰贤的经纪公司表示,一直都是具惠善主动提出离婚。

对此具惠善都否认了,说她至今不想离婚,只是两人商量过此事,并没有下定论。

正面刚对方的言论,摆脱对方硬贴给自己的舆论标签。这是扭转舆论的第二步。

至此,具惠善已经完全争取到了同情分。

而8月21日晚间的回应,是扭转舆论的关键第三步。

包括澄清了安宰贤抑郁的说法,指出丈夫精神问题好转之后开始喜欢喝酒,而他喝醉以后和其他女人们通电话的事也是亲耳所听,亲眼所见。

并指出男方当面和自己说,因为她的胸部不够性感,所以想离婚。

曾经的情话有多甜,分手的话就有多决绝,安宰贤实力做到了这一点。

财务问题也交代地明明白白,相对于安宰贤回应中的模糊不清,具惠善的每句回应都是充满细节感的。

比如原来两人结婚时低调举办婚礼,将结婚费用全部捐赠,当时捐赠的钱全部是具惠善支付,安宰贤所居住房子也是由具惠善装修。所收到的钱并不是安宰贤口中所说的“离婚协议金”,而是两人结婚之间的债务整理。

叙事中有画面感:“丈夫说生日想吃牛肉萝卜汤,我从凌晨开始准备煮好,结果他只吃一两口就跑到外面和别人举行生日派对去了,当时我就知道他的心已经走远了。“

也有金句——“曾经,有段时间你如此深爱的女人变成了僵尸,现在也依然是。“

这场危机公关谁高谁低呢?应该是高下立判了吧。

婚前说太可爱了马上娶回家,婚后说她不性感要离婚,他的抑郁症洗白能有用吗?

从目前事件的热度和安宰贤的风评来看,可以说直接跌到谷底了。为什么HB的力挺没用,他自己的抑郁症洗白也没用?

因为观众不相信他说的这个故事。

故事一开始自然是动人的。

在第一次遇到具惠善时,安宰贤就彻底为她沦陷了。具惠善说他差点把自己给盯穿了。

之后二人火速坠入爱河。在恋情未公开之时,安宰贤就表现得很渴望婚姻,不停地问身边的人婚姻生活是怎么样的,自己想尽快成婚。

陷入热恋后的他和妻子如胶似漆,即使双方都在事业上升期,面对狗仔的镜头却没有一丝闪躲。

求婚视频一度也非常轰动,那种甜是透出屏幕的。

婚后他说自己以作为“具惠善的老公”为豪。

还开启马不停蹄地撒狗粮模式。在综艺总是会cue到自己老婆,独自外出拍摄都会打电话给具惠善。

剧组给他的标签是:连细小事物都要和老婆分享的多情老公。

在ins里更是一副宠妻狂魔的模样,还晒出自己帮具惠善做的戒指。

那时候他管具惠善叫具大人,说女方是他的宇宙。

安宰贤就这样活成了韩国妹子们心中的理想型。

看过《新婚日记》的中韩妹子们都感慨“具惠善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

但其实在那档高甜综艺里他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只是人们都没注意到。

《新婚日记》里最大的矛盾,在家务。

具惠善把所有的家务写下来发现,咦,怎么都是我在做,老公唯一扔过一次垃圾,是我生气了,他来作陪。

具惠善由此下了一个结论,“我为什么要跟你生活。”

可是当具惠善渐渐陷入安宰贤爱的陷阱,安宰贤却开始变脸了。

安宰贤的最初知名度来自于《星你》男配,真人秀《新婚日记》大受欢迎放大了安宰贤的人气自不必说,到了《新西游记2》的最高赞热评都是说被安宰贤爱妻举动感动到。

可是近期都是具惠善主动去联系安宰贤,打电话问老公:在哪呀?能接电话吗?

这种前一秒还在对全世界表达对老婆的爱,后一秒就为了老婆不够性感抑郁又冷漠的转变太让粗暴了,我的理性和情感都消化不了。

更大的问题是人设坍塌。

在新婚日记中,安宰贤就连具惠善搬个重物都十分心疼,并表示再也不让妻子搬重物,可具惠善说现实生活家中百分百的家务都是自己在承担。

目前安宰贤住的房子所有装修费用也都由具惠善支付的。

自己主动招惹女方,得到了就一直把离婚挂在嘴边,还说对方不性感想要离婚。

让当年的女神觉得自己在家里如同不存在的幽灵。

时移世易,早年畅通无阻的爱妻流量模式已经陷入瓶颈,再没有那么多观众愿为一张好皮囊就相信他说的一切。安宰贤的危机公关是如此硬核,硬核到到最后并没有取悦到任何人。

这样的抑郁症洗白式危机管理,看得观众都要抑郁了。

具惠善一句话引发共鸣,妻子不“性感”,就活该被离婚吗?

安宰贤和具惠善应对舆论风波的两种处理方式所获得的不同待遇,当然说明了在舆论风暴之下危机管理的重要性。但决定危机公关战成败的是什么?

及时披露信息、作出澄清、打感情牌、塑造形象都是必要的,但到目前为止,网友绝大部分都在心疼具惠善,只是因为技巧吗?

更多恐怕是因为她话语里透出来的感情实在是太让人有共鸣了,让人相信这才是真情实感。

具惠善明显比男方成名更早,2004年就开始参与剧集演出。自己的才华也很引人注目。她不仅演戏,还开画展、发唱片,写小说,自编自导过电影。

她的才华就算是离婚大战都能看得出,一张口说的都是金句,每句话都像自带电影里的画面感,这样的女子因为被丈夫觉得不性感就被辜负更让人觉得心疼。

当初是他对她一见钟情,眼冒桃心,开始发起追求。而她一开始是冷静自持的,并不觉得自己对谁会心动,但最终还是被他打动说:“姐姐我三十四岁了,不管做什么都不心动了,让我最后一次心动的,只有你。”

于是故事从这里开始反转,就像具惠善在某次采访中曾说过那句话——“他好像只是非常短暂的,爱了我一下。”

当初那些信誓旦旦的诺言说出来那一刻是发自真心,就像男人热情退散后的决绝也是真的。

到最后,“最近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爱了。”

爱情本就是一项没有保障的脆弱契约,毁约不需要理由,因为最甜爱情本就是一张华丽的袍子,里面藏了多少虱子,谁都不知道。分手的时候男人随便抖落几只下来,就是分手的理由。

具惠善说,请像结婚时说服我一样,离婚时也负起责任说服她。

但现在安宰贤的抑郁症式洗白连任何一个吃瓜群众都说法不了。

当昔日爱情秒变修罗场,渣男抑郁症洗白为什么没人买账?

因为在所有的危机公关技巧之外,真情实感才是最好的危机公关,渣男的抑郁症洗白再用心,吃瓜群众也只想问一句:你到底为什么抑郁呢?是不是就因为曾经太可爱了想马上娶回家的女神,在你眼里变得不再性感?

a b